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云怡

欢 迎 朋 友 们 光 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雕栏玉砌应犹在  

2010-07-30 04:11:00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题记: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我在《大众阅读报》上看到的一篇散文,觉得很好。作者对宋词非常熟悉,且有研究。宋词真的在作者“唇齿留香”。也许作者很怜悯古时的情真意切,专一的女子,发思古之幽情。我非常喜欢这篇散文,特打出来,配上音画,供网友欣赏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雕 栏 玉 砌 应 犹 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戴 红 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午后的阳光 慵懒地挪过一窗闲置的风景 ,新柳轻摇,花香暗袭,手中的线装书在双眸轻闭间倏然滑落,猛然惊醒我半梦半醒的魂灵。

应是暮春时节,我在这样的意境中醒来,方才梦中的情节悄然消失在不知哪一朝哪一世,窗外的风暖暖柔柔地拂来,带有似曾相识的两只燕子的呢喃细语。站起身,续一盏清茗,一曲新词挥毫间已洋洋洒洒的在纸上铺展开来。

风过尘香 ,日影西移,我走出房门,走上飘满花香的小径,几瓣落花带着若有若无的暗香滑过鬓边,掠过双肩,在裙袂间翩然若蝶地落下,夕阳里忽然就有了种说不出的意味。

      我于是轻轻的叹息,这声叹息就穿过长长的时间与空间,将我带到现实的某一个清晨或月色迷离的午夜······

      这是一个梦,如这样的情节经常出现在我年少的梦境中······

      多年以后,沿着文字的脉络,寻书香一路而走,在唇齿留香的宋词里,我终于找到类似的情境: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,夕阳西下几时回?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,小园香径独徘徊。

不是绿肥红瘦,那叫做清愁,不是独上西楼,那意味绸缪。

       风从时间深处刮来,总会有些气息迎面而来,那些曾经作为背景的楼台画栋如一个深深的诱惑,让我时常忍不住想要伸出手,去触摸日渐模糊的古典的脉络。我就这样在前世与今生中行走,生命因此有了驻足的一万种原由,当现实的柴米油盐腌渍了曾经清亮的双眸,当尘世的喧嚣将心灵蛊惑得越来越浮躁,我便会掬一捧前世的清泉,将灵魂慢慢浸入高山流水,融入长亭古道,在抑扬婉转的琵琶弦上,在唐诗宋词的春雨秋声中,我走进古典,去找寻那些玉砌雕栏中曾经的衣香鬓影。

       转过梦的转角,应该就可以看到那些远去的古典背景了吧。在前尘与现时的交叉路口,寻一把钥匙,我小心翼翼地踏进旧时一个女子的深闺,那里的面容和背景早已模糊,分不清是春是夏 是秋还是冬,亦不知风雨阴晴,唯一指点我的是一方古典的背景,雕花的楼阁、朱红的栏杆、半卷半掩的帘幕,它们安安静静的空在唐诗宋词深处,以文字的形式独自寂寞着。

       当某一天,一双素手轻轻掀开泛黄的书页,也就从此惊醒了远去的风和月,这些背景的颜色重又渐渐清晰起来:尖顶飞檐,雕梁画栋,掩映在重重门户,重重烟柳中的楼阁,深深的,幽幽的回廊,朱红的有些斑痕的栏杆,让人总忍不住想去追问那些年代久远的往事,还有那半窗景半窗纱,任由清风将帘幕掩下来又拢上去,仿若飘忽不定的心事,刚好把一个女子的青春囚在梦与非梦的间隙中。

在这样的背景间淡出淡入,世上便多了一百种春的闲情,一千种秋的愁绪,一万缕斩不断的情思。

      春天空气里飘散着不知名的花香,青藤静静地缠绕 在屋檐下,有蜜蜂和蝴蝶在花间飞舞,一架秋千摇荡着绿衣衫裤的少女,串串笑声就在空中飞扬,她的衣衫,她的发影,甚至她不经意的一个回眸都散发自然地青春的味道。

豆蔻梢头,这样年少春衫薄的日子,连梦中都是无忧无虑的色彩。

       春色渐浓,花香渐浓,时光以它的不动声色间悄然带走了什么,秋千架不知在何时空了下来,小院空闲起一窗的风景。一首诗读着读着就读出了味道,一支曲弹着弹着就弹出了心事,一瓣落花轻飘飘落入视线,一缕清风就变得缠缠绕饶,一个春天忽然间就有了回味的记忆。

还能消几番风雨啊,匆匆间春天就要归去了。惜春长怕花开早,但花儿,迟早都要盛开,又迟早都要凋零的。秋天的到来,又岂止是秋风秋雨,红藕香残?  

       风渐渐的凉了,哪个女子正独自徘徊在清冷的庭院里,垂帘四面,栏杆庸依?她独自一人守着空空的楼阁,寂寞的眺望着远行人即将归来的方向。从墙外刮过的风扫过鬓边,薄如蝉翼,却是缠缠绕绕 ,一如此刻剪不断、理还乱的心事。分别那一刻 他的眼、他的情、他痴痴的目光还在脸上;他在耳边轻轻说出的那句话,还没有被风吹散 ;他临行那个紧紧的拥抱,还保持着原有的温度;他远去的背影,还刚刚在眼中渐次模糊······   

而时光在流走,离情尚在风中徘徊,别绪又添上一层缠缠绵绵的牵挂。他不在身边的时光,风也不清,云也不淡,花也不艳。“远岫出山催薄暮,细风吹雨弄轻阴”,这满画楼的心事,说不得,道不得,唯托付给清风为信 ,只告诉他一句话:花又飘零,水又流。还能再说什么呢?春色太短,相思太长,谁还在将等待写成千古绝唱?

       雁阵重又变换着阵形从春天飞回到秋天了,领头的那一只,口中可曾噙着他寄回的锦书?那熟悉的字里行间,可曾有他的相思在龙飞凤舞?西楼月已满,又是天上月圆,人间月半的美景良辰,却是天涯此时,两处闲愁,一种相思,千里明月。唯有轻轻的一声叹息:才下眉头,又上心头。是的,才下眉头,又上心头,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感呢?即使时光曾留下文字的蛛丝马迹,我贫乏的想象依然无法企及一阕宋词的深度。庭院深深,遮掩了亭台楼阁,岁月深深,藏起了旧时风月。而隔着千年的时光谁还能读得懂倚着栏杆那一刻,你深深深深的心事?

某一日,一种气息自前尘远远远远而来,在我转身回眸的刹那间,一个斜倚窗前的倩影,被夕阳定格在画楼窗畔,然后云烟轻掩,一段往事在古典的背景中被时光渐渐尘封。

       梦后楼台高锁,酒醒帘幕低垂。今世的阳光里,谁又将隔年的春天泛起。初见那时的美丽应声落在琵琶弦上,又是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时节。我手中撑着一把油纸伞,站在三月的楼阁外,遥望前尘画楼中倚栏而立的女子,听她在柳永的蝶恋花中追问:草色烟光残照里,无言谁会凭阑意?

当时光漫过千载,当网络无处不在,当手机可以随时随地将一个人的行踪掌握在手里,任何一个微小的心思都会在瞬间传达到千里之外,那样婉转的心事还会有吗?还会有人读,有人懂吗?蓦然回首,谁还在易安居士的暗香盈袖间,将自己瘦成帘卷西风里那一朵黄花?

而李商隐不在,昨夜星辰昨夜风亦不再 ,我隔着整整一个尘世,要怎样才能将画楼西畔心有灵犀的那份美妙,再重新拾起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